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網站功能選單

臺北市孔廟儒學文化網

字型放大 字型縮小
未提供圖片,此為預設代表圖
  • 編著:黎靖德

朱子語類

內容介紹

今傳本《朱子語類》為南宋黎靖德所綜整而成的版本,全書共一百四十卷。在朱熹(1130-1200)過世之後,朱門弟子開始收集整理朱熹生平的著作,其中亦涉及到朱熹《語錄》的編纂。由於朱熹弟子眾多,又分布於各地,加上每人平日向朱熹請教問學的記錄參差不齊,因此每人所編出之《語錄》差異懸殊,於是在南宋理宗景定四年(1263),黎靖德便開始著手整理諸家所編定的《語錄》,直到南宋度宗咸淳六年(1270),方編纂完成。從黎靖德的〈序〉中,可以看出諸家所編纂的《語錄》情形:「昔朱子嘗次程子之書矣,著記錄者主名,而稍第其所聞歲月,且以「精擇審取」戒後之學者。李公道傳之刊池錄也,蓋用此法。黃公榦既序之矣,后乃不滿意,蓋亦懼夫讀者之不得其方也。……語之從類,黃子洪士毅始為之,史廉叔公說刻之蜀,近歲徽州又刻之;王公佖為續類,徽州又刻之。昔張宣公類洙泗言仁,祖程子意也,而朱子以滋學者入耳出口之弊疑之。魏公了翁援是為學者慮,當矣。蔡公乃曰,論語諸篇,記亦以類,則議者亦莫能破也。然三錄、二類,凡五書者,並行而錯出,不相統壹。蓋蜀類增多池錄三十餘家,饒錄增多蜀類八九家,而蜀類續類又有池饒三錄所無者。王公謂蜀類作於池饒各為錄之後者,蓋失之。而今池錄中語尚多蜀類所未收,則不可曉已。豈池錄嘗再增定邪?抑子洪猶有遺邪?……子洪所定門目頗精詳,為力厪矣。廉叔刻之,不復讐校,故文字甚差脫,或至不可讀。徽本附以饒錄續類,又增前類所未入,亦為有功。惜其雜亂重複,讀者尤以為病。而饒後錄新增數家,王公或未之見,未及收也。」從以上黎靖德之語,可以看出當時朱熹門人所編纂的《語錄》紛雜不一,因此就現實考量,統整的工作,勢在必行。而在一百四十卷當中,收錄了九十七家朱門弟子的紀錄,從每個人所紀錄的年代來看,正好反映出朱熹晚年的言論,對於研究朱熹思想,具有相當重要的參考意義。

  從《朱子語類》的卷次安排上,包括了朱熹的理學思想、四書、五經、周張二程、程氏門人、當代儒者、本朝人物、訓門人、其他經籍及雜論等,其所涵蓋的面向十分多元。若就卷次所占的份量來看,則以四書類占五十一卷為最多,其次方是與理學相關的言論,約略有四十卷之多,再次為五經類為二十九卷,而雜論的部分則約有二十卷,因此從卷次所占的比例來看,《朱子語類》所收錄的朱熹言論,大抵而言以四書、五經、理學思想為主。

  今傳本《朱子語類》,文淵閣《四庫全書》有收入,然為未標點本。中國大陸之北京中華書局出版標點本,在閱讀上較為方便。

撰稿人:王志瑋
網站滿意度調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