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網站功能選單

臺北市孔廟儒學文化網

字型放大 字型縮小
第1張-韓愈、共1張圖片

韓愈

唐代大學者韓愈(768-824),字退之,唐河內河陽(今河南孟縣)人。在未滿兩個月大的時候,母親便去世。幸虧乳母李氏悉心照料,穩妥成長。三歲時,父親過世,居河陽的長兄韓會,便代父職,教養韓愈;嫂嫂鄭氏亦關懷備至,照顧有加。雖名叔嫂,但此二人,實情同母子。韓愈七歲時,開始學字讀書,其師便是身為兄長的韓會。韓會,本來就是文章德行出眾的人,早年即富盛名,甚可說是唐代早期古文運的推手之一,絕非一般泛泛之輩。而韓愈,就在兄長的教育之下,無論立身處世、學問根柢,皆受影響。然好景不長,韓會在韶州刺史任內的第二年病逝,留下妻子、韓愈,以及自二弟韓介過繼來的繼子、韓愈的姪子──韓老成(小名十二郎)。這年,韓愈十二歲。
      唐貞元二年(788)韓愈廿一歲,懷著經世之志,獨自前往京城,參加進士考試。但因無人薦舉,一連三次,均告失敗。這在當中,還因生活困頓,無得生存,不得已下,在長安道上攔馬,拜見馬燧,懇請求助。也幸有馬燧賜食衣之助,及之後,得時任右補闕兼皇太子侍讀梁肅的提攜薦舉,在貞元八年(792)時,韓愈能以第十三名,登進士科。然而,考取進士之後,還需參加吏部博學宏辭科考試,韓愈三次參加,亦皆失敗;三次給宰相上書,亦沒有任何回復;三次登拜權者之門,也都是被拒於門外。在這準備吏部考試的日子裡,嫂嫂鄭氏離世,其書〈祭鄭夫人文〉,表達了深切哀動,及己未能報答養育教誨之恩的遺憾,並為嫂服了一年的母喪。雖然仕途未遂,甚至遭遇喪失親人之痛,韓愈仍然有幸,結交了一群堅貞情誼之友,陪伴在他的人生道路上。
      貞元十二年(796)七月,韓愈廿九歲,受董晉推薦擔任宣武軍節度使觀察推官。韓愈從政生涯由此開始。任推官三年中,指導李ㄠˊ﹔ao、張籍等青年學習古文,也利用機會,宣傳自己對散文革新的看法。貞元十七年(801),通過吏部考試銓選。時作〈答李翊書〉,闡述自己欲將古文運動、儒學復古運動緊密結合在一起的想法,即韓愈發起並開展古文運動的代表之作。此後,回京任四門博士。任職四門博士期間,積極推薦青年學子,並敢為人師,廣授門徒。貞元十九年(803),系統化的提出師道理論名作〈師說〉,並任監察禦史。不久,即因上〈論天旱人饑狀〉,請減免賦稅,而被貶為陽山縣令。於陽山縣令任內,深入民間,極獲百姓愛戴。同時,韓愈自此開始構思並著〈原道〉等篇章,構成重要論著「五原」(原毀、原道、原性、原人、原鬼)之學說;此為唐宋時期新儒學的先聲,理論建樹、影響巨大。
      憲宗時,回京任國子博士,累官至太子右庶子,但依舊稱不上得志。在這之後,官職總是浮沉不穩。一直到五十歲,元和十二(817)那年因參與平定淮西吳元濟之役,展現傑出軍國大事之才能,升遷成為吏部侍郎,因此才踏入統治集團的上層。但是,卻在短短的兩年後,因上表諫迎佛骨而觸怒憲宗,差點便被憲宗處死。幸得裴度等大臣挽救,才撿回一命,最後被貶為潮州(今廣東)刺史。其於潮州刺史任內,為民除害(驅鱷魚);請教師,辦鄉校;計庸抵債,釋放奴隸;率領百姓,興修水利,排澇灌溉。在潮州八個月的時間內,憲宗被殺,穆宗登基。之後,韓愈又被召回京師,擔任過曆官國子祭酒、兵部侍郎、吏部侍郎、京兆尹等職,始較能發揮所長、有所作為。長慶四年(824),因病告假,病逝於長安,享年五十七。因其自言郡望昌黎,故世稱韓昌黎;晚年任吏部侍郎,又稱韓吏部。有《韓昌黎集》四十卷,《外集》等。《舊唐書》、《新唐書》皆有傳。
      在韓愈的性格內,常可見某一「複雜矛盾」之狀:在政治上,主張天下一統,反對藩鎮割據、宦官專權,此與二王集團並無二致,但卻抨擊二王集團的改革作為。在其思想淵源上,仍以儒家正統自居,反對佛老的清淨寂滅,甚是迷信神權,但偶亦有離經叛道之言,特別有番自己的看法。例如:盛讚孟子辟排楊朱、墨子,視楊、墨為偏廢正道,卻又主張孔、墨相用。或者,提倡貴王道、賤霸道,卻推崇管仲、商鞅等人事功。這般乍看貌似不合諧的基調下,卻也讓他展現出,甘願勇逆當代潮流,「收召後學」、「抗顏而為師」,積極指導後進學習,對於教育以及培養年輕人的高度熱忱與寄望。
      在創作上,他認為道(即仁與義)是目的、內容,文是手段、形式,強調以道為主,文道合一、文以載道。因此,也就不難想像,為何其強調作家應有道德、文學的修養。韓愈認為,學古,要在繼承的基礎上站穩腳步之後才能創新,並且反對過分追求形式的ㄆㄧㄢˊㄨㄣˊ﹔pian wen。 古代中國一種特有的文言文文體。兩馬並駕為「駢」,文章中兩句平行互為對偶,故名「駢文」,對偶句多由四字句或六字句組成,亦名「四六」。駢文,提倡散文,強調文章內容的重要性。此外,極端堅持「詞必己出」、「陳言務去」。於此,我們就不難理解,何以韓詩力求「險怪新奇」之因。韓愈以別開生面的雄渾磅礴氣勢,強健有力的筆觸,驅使縱橫,更夾雜恢奇詭異、濃郁瑰麗情趣,形構奔雷摯電之巨闊景狀,成功地創建了別開生面──以文為詩、用韻險怪──的「說理詩派」。當然,他對於現實的不平之情,也是深化其作品思想的原因之一。韓愈在散文、詩歌創作方面,在在實現了自己的寫作理論。其賦、詩、論、說、傳、記、頌、贊、書、序、哀辭、祭文、碑誌、狀、表、雜文等,各樣體裁的作品,均可稱有卓越成就,與開時代之先聲的影響力。職是之故,蘇軾稱他「文起八代之衰」,明人以其為唐、宋八大家(韓愈、柳宗元、歐陽修、王安石、蘇軾、蘇轍、蘇洵、曾鞏)之首,與柳宗元並稱「韓、柳」,更以「文章巨公」、「百代文宗」為其名,明白肯定的視韓愈為為唐代古文運動重要的執旗手、儒學的復興者!

撰稿人:陳讚華
圖片來源:國立故宮博物院
網站滿意度調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