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網站功能選單

臺北市孔廟儒學文化網

首頁>儒家賢哲>歷代儒者>先秦-孔門後學
字型放大 字型縮小

公都子

先賢姓公都,名字不詳,《孟子》一書中以公都子稱之。趙岐說公都子是孟子的弟子,求教於孟子好幾次均有記載,見於《孟子》各篇。
      今人因據理力爭,駁斥謬論,常引用「予豈好辯哉,予不得已也」一語,此語即孟子答公都子之言,出於《孟子.滕文公》。為公都子問孟子:「外人皆稱夫子好辯,敢問何也?」孟子以:「堯舜既沒,聖人道衰」、「世衰道微,邪說暴行有作」、「聖王不作,諸侯放恣,處士橫議,楊朱,墨翟之言盈天下」、「楊墨之道不息,孔子之道不著,是邪說誣民,充塞仁義也」。「我亦欲正人心,息邪說,距彼行,放淫辭,以承三聖者,豈好辯哉?予不得已也」等答之。並謂:「能言距楊、墨者,聖人之徒也。」意指公都子問孟子說,大家都說您喜歡用言辭與他人爭辯,頗似好辯之人,這是為什麼呢?孟子答云,其實我並不想和人以言辭爭辯,是不得已的呀!你看天下的人,所認知的學術分派,不是楊朱,就是墨子所倡的學說,但楊朱主張一切為自己,連君長都不顧;而墨子主張不分親疏一視同仁,那別人的父母與自己的父母就失去差別,如果人的心中沒有君臣也無父母,這與禽獸有什麼分別呢?如果這兩種不合道理的學說不能減少,孔子的學說就無法彰顯,百姓就無法認知真正的仁義精神,人與人之間會有很多的衝突與相互殘害,所以我才不得已要跳出來據理力爭呀!這段就是很有名的一段孟子與公都子的對話。
      公都子於宋政和五年從祀孟子廟,清雍正二年入祀孔廟,稱先賢。

撰稿人:簡逸光
網站滿意度調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