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網站功能選單

臺北市孔廟儒學文化網

首頁>儒家賢哲>歷代儒者>先秦-孔門後學
字型放大 字型縮小

樂正克

樂正克,姓樂正,名克,典籍中常以「樂正子」稱呼他。樂正克是春秋鄒國人,孟子的弟子,在魯國當大夫。

孟子的眼中,樂正克是有治理天下能力的好人才。當時,魯國想請樂正克為政,孟子聽到高興得睡不著。公孫丑問孟子:「是樂正子辦事能力強嗎?」孟子說:「不是。」公孫丑又問:「是因為樂正子決斷事情是有大智慧嗎?」孟子說:「不是。」公孫丑三問:「那是因為樂正子見識豐富嗎?」孟子也說:「不是。」公孫丑看孟子狂賣關子,也不想再猜下去了,就問孟子:「那你徒弟做官,又不是你,你尬嘛高興得睡不著啊?」孟子回答:「因為樂正子這孩子是個喜歡做好事的人。」公孫丑聽不懂又問:「只要喜歡做好事就能去當官嗎?這有甚麼好高興的。」孟子說:「哎呀,喜歡做好事的人,讓他們治天下都還有餘力,更何況只是治理一個小小的魯國呢?一個人喜歡做好事,天下的正派的好人才都會不辭千里來告訴他一切的好事。要是他不喜歡做好事,那人民會批評他是個自作聰明、不聽好言好語的人,好像在說你們說的我都知道,這種自作聰明、不聽好話的態度和聲音,是會把人拒千里之外的啊。會傳達事實見聞的人被拒之千里,阿諛諂媚的小人就會聚過來了。與小人一起治國,想把國家治好,辦得到嗎?」

縱然孟子將樂正克的良善本性擺得很高,孟子對樂正克的標準仍定得很嚴格。據《孟子‧盡心下》記載,浩生不害問孟子:「樂正子是個怎樣的人呢?」孟子說:「是個善人,也是個信人。」浩生不害問:「甚麼是善?甚麼是信?」孟子說:「人人都覺他可愛不可惡,那叫善。凡是善自身都具有的叫作信。力行善而讓生命感到充實完滿叫作美。充實完滿的生命還能發揚光大叫作大。美得經過發揚光大還能加以變化叫作聖。到了聖這個地步,作為隨大自然變化到人無所測知叫作神妙。樂正子是在最底層,善和信的中間,在美、大、聖、神,四個更高等的境界之下啊!」一般人能做到善、信就已經很難了,孟子在誇讚樂正克的同時,仍在談求道在這之上還有更大需要進步的。也能看到孟子對樂正克的喜愛。

孟子對樂正克的喜愛還有這樣的記載。據《孟子‧離婁上》記載,樂正克從魯國隨同齊國的使者子敖到了齊國。樂正克跑來見老師孟子,孟子問:「你現在才來見我啊?」樂正克聽到老師語言中有怒氣,說:「老師為什麼這麼說呢?在氣甚麼啊?」孟子說:「你到齊國幾天啦?說。」顯然孟子早就聽說樂正克到齊國來了,看樣子等這學生來訪等很久。樂正克說:「前天到的。」孟子說:「既然是前天到的,那我這樣唸你不就唸對了嗎?」樂正克一聽就知道老師在說沒早點來拜訪的事,他說:「前兩天因為住宿旅館還沒安頓好,所以沒提早來拜訪老師啦!」孟子聽了說:「你是誰教的說要住宿安頓好才去拜訪老師的?我有教過你這個嗎?」樂正克看到老師生氣了,也知道老師是因為想他才那麼想看到他,也沒多說甚麼辯解,他知道他這個老師性格急躁,就安撫老師說:「是這樣啊,那真的是我不對了。」孟子聽到這學生那麼示弱更氣,罵說:「你跟子敖這種人到齊國來,就是為了吃喝罷了。我想不到你學習古代聖賢的道理,只是拿來博取吃喝啊。」樂正克當然不是為了玩樂才來齊國,可是孟子故意說得誇張罵學生,能知道這對師徒之間有著一種親近,親近到能像家人一般的誤會也不會有隔閡。樂正克當然知道孟子喜歡他這個學生,這個老人向晚輩撒嬌的記載,也能窺見孟子與學生相處情形。

樂正克甚至幫孟子推薦給魯平公,可惜魯平公身邊有小人臧倉耳語說:「孟子是一個辦理母親喪禮的豐厚,比辦理父親喪禮更隆重。一個推行禮法的人自己都不守禮了,這種人有甚麼好見的。」魯平公聽了臧倉的建議,本來答應樂正克要去見孟子的允諾,就這樣改變主意。樂正克知道了,跑去會見魯平公。魯平公說:「有人告訴我孟子辦母喪禮的豐厚超過辦父喪禮,厚母薄父,不像懂禮的人,我不想見他了。」樂正克說:「為什麼看起來孟子非禮呢?是因為他以前是用士人的禮,之後用大夫的禮。以前祭禮用三鼎,之後用五鼎嗎?」魯平公說:「我是聽說他後來的內棺外墎和壽衣壽被都用得太奢華了。」樂正克說:「那個和禮沒關係,是因為以前孟子太窮了,現在比較有點積蓄才改用好一點的東西罷了。」魯平公沒見孟子。樂正克去拜訪孟子,樂正克說:「本來我將老師的道德學問告訴國君,國君本來想見老師的。沒想到國君身邊有個小人叫臧倉,阻擋國君,國君才沒來見老師。」孟子說:「他要來見我也是你慫恿他的,他不來也是有人阻止,他要來或不來,都不是人力可以管得了。我不能見到魯君,是天意。僅僅一個臧倉的小人嚼舌根怎可能讓我見不到魯君呢?」  

樂正克於宋政和五年配享孟子廟,至清雍正二年從祀孔廟,稱先賢。

撰稿人:簡逸光
網站滿意度調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