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網站功能選單

臺北市孔廟儒學文化網

字型放大 字型縮小
未提供圖片,此為預設代表圖
  • 語言:正體中文

春秋傳

內容介紹

《春秋傳》一書,為胡安國(1074-1138)治《春秋》學的成果,其書又名《春秋胡氏傳》、《春秋胡傳》,共30卷。胡安國撰作此書的耗時長久,其自述言:「某初學《春秋》,用功十年,遍覽諸家,欲求博取以會要妙,然但得其糟粕耳!又十年,時有省發,遂集眾傳,附以己說,猶未敢以為得也。又五年,去者或取,取者或去;己說之不可于心者,尚多有之。又五年,書成,舊說之得存者寡矣。及此二年,所習似益察,所造似益深,乃知聖人之旨益無窮,信非言論所能盡也。」(《宋元學案‧武夷學案》)從胡安國的自述中可以看出,在真正撰寫《春秋傳》前,胡安國對於《春秋》學已鑽研了十餘載,其間亦有所筆記,即便書成之後,對於《春秋》亦有新的體驗。觀其短短數與之間,沉潛反覆,可見其用力之深。南宋紹興五年(1135),宋高宗下詔令胡安國纂修其《春秋傳》;紹興六年(1136),胡安國進書於上,深得宋高宗喜愛。  胡安國《春秋傳》一書,深受孫復(992-1057)《春秋尊王發微》的影響,皆有意突破漢唐注疏之弊,發揮《春秋》微言大意的精神,具有強烈經世之意。在〈序〉中,胡安國自言其目的便是:「尊君父、討亂賊、辟邪說、正人心,用夏變夷,大法略具。」而元人汪克寬(1301-1372)於《春秋胡傳附錄纂疏》亦言:「是以此傳,專以尊君父、討亂賊為要旨。」可見胡安國《春秋傳》一書,亦大力提倡《春秋》「尊王攘夷」之大義。

  此書一出,便被做為經筵之定本,影響深遠。然而,胡安國在論說其間,亦有其缺憾之處,如朱熹(1130-1200)指出:「胡文定《春秋》非不好,卻不合這件事聖人意是如何下字,那件事聖人意又如何下字。要之,聖人只是直筆據見在而書,豈有許多忉怛!」(《朱子語類‧卷八十三‧《春秋》綱領》)從朱熹的評論中可以看出,由於胡安國此書是切於世用、教導人君,加上受宋人以己意說經的風氣影響,因此其間多有自我論斷之處,有過於牽強之嫌,但整體而言,朱熹仍舊對於此書有肯定之處。南宋滅亡後,元仁宗延祐二年(1315),便以胡安國《春秋傳》與《公羊傳》、《穀梁傳》、《左傳》三傳並用於科考;至明代胡廣(1369-1418)等纂修《五經大全》做為科舉定本,則專主胡安國《春秋傳》,可見此書對於明清讀書人之影響深厚。

  今本胡安國《春秋傳》,收錄於文淵閣《四庫全書》中,同時《四部叢刊》等亦有收錄,惟皆是未標點本。近年中國大陸之浙江古籍出版社,出版《春秋胡氏傳》之點校本,並附上傳記資料等四種,在研究、閱讀上,有其便利性。

撰稿人:王志瑋

作者簡介

胡安國(1074-1138),字康侯,福建崇安人(今福建崇安),諡文定。生於北宋神宗熙寧七年,卒於南宋高宗紹興八年,享年六十五歲。
      胡安國幼年之時,即展現記憶力過人的能力,其母親吳氏教以《訓童蒙韻語》數十字,才反覆唸過兩次,胡安國便能朗朗上口。到了北宋神宗元豐三年(1080),胡安國時年七歲,所為小詩,便有自任以文章道德之意而別於流俗。北宋哲宗元祐五年(1090),胡安國年十七歲,入太學讀書,從學於程頤(1033-1107)之友朱長文(1039-1098)與靳裁之,而朱長文又是孫復(992-1057)的門人,因而胡安國之學術便在洛學與孫氏學的基礎上,有著深厚的學問基礎。
      哲宗紹聖四年(1097),胡安國年二十四歲,廷試進士,其試卷考官原本列為第一,但由於當時諸多因素的考量,宋哲宗最後親擢為第三,但胡安國的才學並未因此而受到忽視。由於登第進士,自此以後,胡安國便開啟了官宦的生涯,然而因為自律甚嚴的個性,於是足不躡於權門,在當時黨派分立的年代,因而胡安國為當權者蔡京(1047-1126)所厭惡,並受到打壓。北宋徽宗崇寧四年(1105),胡安國時年三十二歲,是年胡安國除任湖北學事,到官之後,隨即又改使湖南。在外任官之時,胡安國每到一處,便訪求人才、禮賢下士,因此為官頗受好評。不過由於為蔡京所惡之故,不久之後,胡安國乃退隱於荊門漳水之濱,以經籍自娛,展現出儒者安於自守的情操。直到徽宗大觀四年(1110),胡安國年三十七歲,朝廷始復召而續任原官職。徽宗政和八年(1118),胡安國年四十五歲,少宰余深(1050-1130)將胡安國推薦於朝廷中央,於是胡安國起身而至京師,但由於臥疾之病而獲准乞歸。政和九年(1119),胡安國年四十六歲,是年胡安國被任命為提舉江南東路學事,復召上殿,然又因父卒居喪之故而未受命。是年,胡安國謂其弟子曰:「吾奮跡寒鄉,為親而仕。今雖有祿萬鍾,將何所施?」由此可見,胡安國的任官,並非真的為名利而仕宦,在父親過世後,胡安國每每推辭朝廷所命,而自隱於山水之間。
      直至欽宗靖康元年(1126),胡安國年五十三歲,因外族入侵,為彰明《春秋》大義,因而再度出仕。宋室南渡後,胡安國所上之書、所諫之事,每每不離《春秋》大義。於是南宋高宗紹興二年(1132),胡安國年五十九歲,除兼侍讀,專講《春秋》。紹興六年(1136),胡安國年六十三歲,完成《春秋傳》,並上奏高宗,高宗稱贊此書深得聖人之旨。是年,諫官陳公輔(1077-1042)乞禁程氏學術,胡安國因而上書乞加二程、邵雍(1011-1077)、張載(1020-1077)封爵,於是高宗乃詔館閣褒集程氏之遺書,由此可見,胡安國對於當時學術生態的影響力,從中亦可見得胡安國對於二程學術的推崇。
      綜觀胡安國生平事跡,見於《宋史》本傳,而其學術表現,《宋元學案》列有〈武夷學案〉。其一生主要著有《春秋傳》、《資治通鑑舉要補遺》及《文集》若干卷。
網站滿意度調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