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首頁
首頁儒家賢哲歷代儒者先秦-孔子弟子

先秦-孔子弟子

  • 推至twitter
  • 推至plurk
  • 推至facebook
  • 列印
  • 字型縮小
  • 字型放大

宓不齊

宓不齊字子賤。生於春秋魯昭公二十一年(B.C.521),一說生於魯定公八年(B.C.502);卒年不詳。魯國人。宓氏是商朝姞姓國密須氏之後裔,為殷商遺民。
      宓不齊生年二說的時間差距相當大,加上又無事跡佐證,無法確定他可能來學的時間。根據目前所知,宓不齊曾經出任魯國單父(一作ㄉㄢˇ﹔dan父)一地的邑宰。
      唐代,玄宗追封「單伯」。宋代,真宗加封「單父侯」。明代,世宗詔改「先賢宓子」。
      在《論語》中,孔子曾經稱讚兩位弟子「君子哉若人」(這個人真是君子啊),一是南宮ㄍㄨㄚ﹔gua,另一位就是宓不齊。
      宓不齊擔任單父的邑宰,以德教化百姓,有很好的名聲。《史記.滑稽列傳》便說:「子產治鄭,民不能欺;子賤治單父,民不忍欺;西門豹治鄴,民不敢欺。」不敢欺,是因為治理者的權力與威勢,能夠壓制人民;不能欺,是因為治理者的策略與智慧,能夠勝過人民;不忍欺,則是因為治理者的仁德,讓人民受到感動、教化,而不願意這麼做。
      戰國到漢代之間,流傳著很多描寫宓不齊賢能,將單父治理得井井有條,並得到百姓親附的故事。《呂氏春秋.具備》便記述了一則:宓不齊擔心魯君不信任他、阻礙他的施政,所以要前往單父就任的時候,就請魯君加派兩名文書官。到了單父,兩位文書官一提筆記錄的時候,宓不齊就在旁邊搖他們的手肘。這麼一來,當然書寫不好,宓不齊就大發脾氣。兩名文書官受不了,打算請辭,宓不齊還很不客氣地說:「你們的字寫得很難看,還是趕快回去吧!」兩名文書官一回到都城,就向魯君告狀。魯君聞言,便嘆息道:「這是宓不齊在勸諫我不要像以前一樣干涉他施政啊。」於是就將單父交給宓不齊全權管理。過了三年,巫馬施打扮成平民百姓的樣子,想要看宓不齊如何治理單父。見到一個夜裡出來補魚的漁夫,把捕到的魚丟回水裡,巫馬施覺得很奇怪,漁夫回答他:「宓先生不要我們捕小魚,所以我把小魚放回去。」巫馬施回去以後,疑惑地問孔子:「明明是沒有人會看到的大半夜裡,人民卻會遵守他的命令,宓不齊是怎麼做到的呢?」孔子說:「因為宓不齊真誠地治理人民、為百姓著想,所以人民也真誠地回應他。」
      《韓詩外傳》又記載了另一則故事:宓不齊治理單父,得到全城的親附。孔子問他原因,宓不齊說:「我時常用官糧救濟窮困的民眾。」孔子卻回答:「這只能讓一般平民親附你,真正的原因還不止。」宓不齊又說:「我獎賞有能力的人,任用賢才,又開除不認真做事、沒有德行的人。」孔子說:「這只能讓公務員親附你,還不止。」宓不齊再說:「城中賢能的人,有三位我當成父親一樣事奉、五位就像我的兄長、十二人是我的朋友、還有一人是我的老師。」孔子一聽便稱讚道:「這麼做,可以告訴百姓孝、悌之道,又可以避免剛愎自用,規畫周詳的政策!這種做法要治理天下國家也是可以的啊!」《韓詩外傳》的作者又在這段故事的結尾,引用《詩經》稱讚道:「《詩》裡說:『那親切的有德君子,就像百姓的父母』,子賤就是這樣的父母官哪!」
      因為能夠以德化民,而受到時人稱許的孔子弟子還有不少,仲由、言偃、澹臺滅明、高柴、巫馬施等等皆是。贏得民心,用道德來教化百姓,雖然比不上施行嚴刑峻法的成效迅速顯著,但是「人心」才是一個社會得以生存的根基,也是一個社會群體的價值所在。所以前者所造就的社會,有如細心培植的大樹,雖然成長得慢,卻可以屹立百年;後者則有如施打化學藥劑的可憐植物;這兩者之間的高下,應該是顯而易見的。

撰稿人:吳曉昀
圖片來源:國立故宮博物院